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規範 » 正文

園林綠化使用未經授權許可品種也是侵權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10-10  浏覽次數:1514
核心提示:生産、繁殖、銷售未經品種權人授權許可的苗木,是不是侵權?當然是!在園林綠化方面,從未經品種權人授權許可的苗圃購買新品種苗
 

生産、繁殖、銷售未經品種權人授權許可的苗木,是不是侵權?當然是!在園林綠化方面,從未經品種權人授權許可的苗圃購買新品種苗木,并用于綠化種植,是不是侵權?不是!這種觀點并非個例,而是無論行業人還是非行業人的大衆認知。然而,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苗木新品種“美人榆”的品種權人——河北省林業科學研究院和石家莊市綠緣達園林工程有限公司,從2010年-2016年,一直在進行維權,有的官司很快勝訴,然而有一場官司用了4年多時間才打赢。這場官司與其他不同,被告一方是吉林省九台市園林綠化管理處,其判決結果提醒行業人:園林綠化使用未經授權許可品種也是侵權! 

 

“美人榆”是河北林科院高級工程師黃印冉、張均營2000年選育出的彩葉植物新品種。之後,他們與綠緣達公司合作開發,于2006年8月獲得國家林業局植物新品種保護權,這個品種的科技成果名稱爲“中華金葉榆”,人們習慣稱之爲“金葉榆”。 

 

由于“美人榆”不僅具有優良的觀賞性,而且适應區域廣、繁殖容易,所以推向市場後,幾年時間就應用到了10多個省(區、市)。然而,這些大多數都是未經授權許可的,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無形中提供了“免費午餐”。于是,2010年,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開始了艱難而漫長的維權長路。

 

對于那些未經授權許可生産、繁殖“美人榆”的苗圃或者生産單位,大家可以百分百肯定他們是侵權。而美人榆産權單位與九台市園林綠化管理處的官司,卻是最令人困惑,也是耗時最長的。

 

2011年下半年,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到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九台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訴稱被告未經原告授權許可,在街道園林綠化地擅自大量使用“美人榆”,屬于侵權行爲。被告則認爲,原告告訴主體不對,自己不應作爲被告。長春中院認爲,原告不能證明其樣品與被告有關;被告種植的樹木是否爲“美人榆”,證據不充分;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中并未規定被告的種植行爲屬于侵權。長春中院據此駁回起訴。

 

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上訴到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年5月,吉林高院認爲原審認定事實不清,适用法律不當,裁定撤銷長春中院的判決,發回重審。

 

2012年10月,在長春中院再審時,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增加了一個被告——九台市園林綠化管理處。九台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認爲具體實施種植行爲的單位是九台市園林處,而且九台市園林處是獨立法人。九台市園林處則認爲,于2007年在遼甯省鐵嶺開原市購買的樹種爲金葉榆,假定所購樹種爲“美人榆”,侵權人應該是苗木銷售方,而不是被告。

 

長春中院認爲,九台市園林處的種植行爲系園林綠化行爲,原告沒有證據證明被告爲商業目的而實施了生産或銷售行爲,所以無論種植的是否是“美人榆”,都沒有商業目的,沒有侵權行爲。

 

此時,可以看出,名稱隻是被告方辯解的一個策略,而争議的最大焦點其實在于:九台園林處不是苗木銷售方,不應作爲被告;沒有商業目的;種植行爲是園林綠化行爲,不是生産或銷售行爲。

 

對此,原告一方的律師于仁春給出了解釋。于仁春告訴記者,首先,《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第十條規定:“在下列情況下使用授權品種的,可以不經品種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使用費,但是不得侵犯品種權人依照本條例享有的其他權利:一、利用授權品種進行育種及其他科研活動;二、農民自繁自用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

 

九台市園林處采購大量未經授權許可銷售的“美人榆”苗木,并将其直接種植在公園或街道的綠化帶内,雖然從表面上看僅爲街道綠化觀賞之用,并且具有明顯的公益性質和目的,但并不屬于第十條的規定,所以是非法使用。

 

其次,“美人榆”的繁殖爲無性繁殖,其自身便是繁殖材料,九台市園林處将非法購得的“美人榆”苗木種植在街道綠化帶或公園内,随着時間的延續,植株本身會大量增長并自然分枝散葉,枝葉本身就是繁殖材料,因而其種植行爲就是再種植、再生産“美人榆”的行爲。從九台市園林處使用“美人榆”繁殖材料的方式和方法上,可以明顯看出仍是采用了傳統農業生産的常規管理模式(即種植、栽培行爲),根據農業自身生産的特點,其種植(栽培)農林作物的行爲本身就是生産行爲。所以,從對植物新品種權人的法律保護角度來看,園林綠化使用“美人榆”繁殖材料的種植行爲與商業經營中使用“美人榆”繁殖材料的生産行爲,沒有本質上的差别。

 

“簡單地說,農業或林業領域中的生産行爲離不開種養行爲,即種植和養殖行爲。反過來說,種植行爲本身就是生産行爲。”于仁春說。

 

2012年10月,長春中院判決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敗訴。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于2013年4月再次上訴到吉林高院,吉林高院維持了長春中院的原判。2013年12月,河北林科院和綠緣達公司上訴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2016年2月,山東高院終審判決原告勝訴,勝訴理由與律師于仁春的說法大體一緻。

 

起訴過程來來回回、反反複複了6次,才确定了侵權行爲的存在。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大衆認知上的偏差。

 

從最初很多行業人不理解,到逐漸配合,再到逐漸支持,“美人榆”維權案例在業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其意義已不是用品種權人所得到的經濟賠償可以衡量的。“美人榆”産權單位與遼甯九台市園林綠化管理處的官司則又爲行業人提供了一個生動的案例,把維權意識又進一步普及到園林綠化行業。這個官司的成功,加大了“美人榆”維權的意義。從園林綠化應用上來說,購買有授權許可的新品種苗木,是對品種權人的保護,同時也是對應用方的保護。把住這一關,林業植物新品種權才能得到真正的、全面的保護。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 2015 www.sxyjyl.com  (c)2014-2016 陝西源景園林有限公司{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詢熱線:13709183534